抽签网

首页 > 妈祖灵签 > 解签:妈祖灵签第44签

妈祖灵签 第44签:辛卯 益春留伞

妈祖灵签第四十四签:辛卯○●● ●●●属木利春宜东方

【签词】益春留伞
客到前途多得利、君尔何故两相疑、
虽是中间防进退、月出光辉得运时。

〖签诗语译〗

台湾北海观音明善堂

贵人已来到你的眼前了,将来的发展也会获益很多,为什么还要猜疑呢?虽然还是有进退维谷的时候,也不必灰心,云开月出,光耀普照的时机马上来到了。认为对的人事物,就不要轻言改变。求得此签暗示有神缘,问事求谋,会得神明相助,不须疑虑心急。凡事先凶后吉,先难后易之兆。问求财,目前浮沉不定,但未来利润大有可观。问功名,此科无望,后科得中。问婚姻,阻碍扫除,有情人终成眷属,不要灰心。问诉讼,虽有冤枉,终得平反。凡事虽有困难,如能克服,可获成功,而每在月中有转运的迹象。问疾病,求神平安。

台湾育德妈祖同修会

客人来了,未来的发展,利益多多,你们为什么要互相猜疑呢?虽然是进退维谷的时候,也不必灰心,云开见月出的时机马上到来。抽得此签,乃先凶后吉、先难后易之兆。问求财,目前浮沉不定,但未来利润大有可观。问功名,此科无望,后科得中。问婚姻,阻碍打开,有情人终成眷属,不要灰心。问诉讼,虽有冤忘枉,终得平反。曾有某侨生,欲回侨居地,因签证发生问题,进退维谷。抽得此签,佘曰:“月中可行。”后果然于月半过后,即获解决,正应了第三、四句签诗。此签问谋事,虽有困难,如能克服,终得成功。而多于月中有转运的迹象。

〖解曰〗

讨海:可能得利。
作塭:有获大利。
鱼苗:有利可得。
求财:渐利益亨可喜。
耕作:有利可得。
经商:大吉利市。
月令:待时可安。
六甲:弄瓦之庆。
婚姻:慢即可成。
家运:左右护持。
失物:月光在寅辰在。
寻人:月光在。
远信:速报好音。
六畜:可纳。
筑室:可居安乐。
移居:大吉。
坟墓:地气渐发财。
出外:一路春风。
行舟:大吉。
凡事:月光好。
治病:月光安运光彩。
作事:运至事成。
功名:必能得进。
官事:了钱月光完局。
家事:志气远大。
求儿:不可。

〖古人故事〗

洪益春留伞爱陈三

陈三痴痴地站在树荫下,眼对着墙内的阁楼发呆。“三少爷!”书僮阿潭不耐烦地说:“已经在这里等了大半天,连个人影也没有,还是死了这条心,趁早回泉州算了。”陈三默默无语,自叹缘分浅薄,连见个面的机会也没有,可是伊人的倩影,几个月来始终挥之不去、驱之不散,愈想愈懊恼。冷不防,“噗!”的一声,一包东西掉在面前,用绣花手巾包着,陈三猛抬头,楼窗敞开,一双佳人朝他嫣然一笑又把窗子关上了。“就是她,元宵节也就在这里看到她。”陈三自言自语,迫不及待地拣起绣花巾,小心翼翼地弹去尘土,幽香撩人,打开一看,哇塞!是一串红熟的荔枝,陈三神魂荡漾,心想:“姑娘原来也是对我有心,我怎可无情?能和这么一位标致俏佳人长相厮守,也不虚此生了。”陈三决定不回泉州家乡,要留在这里摸清这姑娘家的底细。他去拜访小同乡李刚,李刚是名闻潮州的磨镜老师傅。陈三坦率地说出心事,李刚听了笑嘻嘻地说:“三少爷,今天你找对了人,这位姑娘是城里首富王忠志的女儿,名叫碧琚,排行第五,上上下下都称她“五娘”,那丫头叫益春。”“王家姊妹,一个个如花似玉又爱漂亮,经常找我去磨镜,我就把这套绝活教你,混进王家去磨镜,不就成了?”几天后,陈三换了件青布短衣,重新打扮一番,挑起磨镜工具到王家磨镜去了。“师傅!咱家小姐专用的传家宝镜,可要下工夫用心磨。”莺声燕语,听来很窝心。陈三猛抬头,二人都楞在那里“原来是你。”这丫头几乎要惊叫出声,柳腰轻摆,才走了两步,又过头来瞄了一眼,看见陈三还站在那先发呆,益春微笑着说:“喂!你叫什么名字?”“哦!我姓陈名必卿,排行老三,朋友都叫我陈三。”陈三在回廊一边磨镜一边暗自盘算:“今天既然被我混进来,达不到目的岂不是白干的?”心一横,拿起宝镜,使劲往地上一摔,只听得“啪!”一声,宝镜破了!王员外眼看宝镜被打破了,真是欲哭无泪。陈三也一脸无奈地道歉说:“这是件传家古董,要买也买不到,就算找得到,我也赔不起。”“狗奴才,你的意思就是说我活该倒霉了。”王员外气得直跳脚“那我…”陈三欲言又止,“我就卖身给你当奴才好了。”从此陈三就留在王家打扫庭园,整理环境了。陈三在王家确也过得自在,日子一久,和益春更是无所不谈,唯一遗憾的是二年来一直没机会向五娘倾诉心中的相思爱情,灵精的益春出了个主意。“明天一大早,帮我端洗脸盆到小姐闺房,到时候关在房里,如此这般不就成啦!”第二天陈三趁早端着洗脸水上了阁楼,不料刚一进门,就被五娘责骂了一顿,轰出门来。陈三讨了顿没趣,愈想愈气恼,“我何必这么痴情呢?”一面想着一面打包行李准备回泉州了。才跨出寝室,手里的雨伞被拉住了,回头一看,原来是益春。益春却笑嘻嘻地说:“连说声再见也没有,太绝了吧!”陈三憋了一肚子气真不知从何说起?益春忽然口吻一转,正色说道:“你心中只有她,难道就没有我的存在?”陈三忽然清醒过来,益春眼眶里充满了泪水,含情脉脉地又说:“是五娘要我来向你道歉,同时要你留下来,好好规划我们的将来。”“我们的将来?”陈三愣住了。这时益春才说出了心中的苦衷,原来王家早已和林家指腹为婚,中秋节林家京要来娶亲了,五娘对这门糊涂婚姻很不认同,她已经决心收舍细软,准备偷偷离家出走。“你们要上那儿去呢?”陈三紧张了,益春又好气又好笑,心里暗骂着这呆头鹅说:“跟着你回泉州陈家呀!”

Copyright © 51ChouQian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冀ICP备19025480号